起点中文网 > 护唐风流 > 第四十七章 裴行俭的担心

第四十七章 裴行俭的担心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刘仁轨有些恼羞成怒,这话说中了他的痛处。刘逸这个刘审礼最iǎ的儿子却用这般平缓地语气质问,这让刘仁轨感觉到被人不屑,打心底鄙夷,这是最让人难受的,这也说明刘逸已经对他怨念颇深了。

    不过刘仁轨自年轻起就是一条汉子,生也是耿直,在压制住怒火后,也冷静下来,与刘逸对视一会,在刘逸目光没有退让中,转过了脸,长叹了口气:“某也知道,某这般做,会让几位贤侄耿耿于怀,刘公殉国,某也是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在回京前有过周密的布署,只是某怎么也没想到,李敬玄会畏战不前,贻误战机!贤侄的指责某也不辩解,一些事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刘仁轨说着站了起来,“某已经无颜留待此地,先告辞了!”

    刘仁轨在快走到口时,又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刘逸道:“如今被委以主管河源军黑齿常之,是某多年的老部下,当初刘少匠去鄯州时,某曾经修书一封,让他帮忙…”

    说着不待刘逸回话,刘仁轨即大步走出了去。

    刘逸也忙送了出去。

    看到刘仁轨有些恼羞成怒在离去,刘逸也有些觉得自己刚才的质问有些过了。事情的真相还在调查之中,最终的结果会是如何还不知道,一些事还需要刘仁轨的支持才可,若是惹恼了刘仁轨这位深得皇帝李治与皇后武则天信任的重臣,那他再次做出心胸狭窄的举动的话,搞些什么iǎ动作,那不是就惨了?

    刘逸有些懊恼于自己的冲动,也有些难以理解,来到这个时代后,许多时候都自己都很冲动,下意识的冲动,有些不受控制一般,不成是因为这具身体过于年轻的缘故?自己的灵念没有完全控制身体的行动?或者思绪受这具身体一种本能的支配?

    刘逸明白这是自己的一个致命弱点,一定要把他改过来,如后世当特工一样的心境,不为周围环境和情绪所左右,如今虽然说大多时候都能控制情绪,但若关键时刻出现这样的冲动,那有可能将自己毁了。

    今日刘逸特别感觉到这一点,只希望刘仁轨不会迁怒于他,不过刘逸也是感觉到,刘仁轨不会因为他的这番言论而对他有成见,说不出理由来,只是一种本能的感觉。

    刘逸跑到府口,上了马的刘仁轨转过身,对他挥挥手,没再说什么,即带着随从走了。

    看着刘仁轨一行走远,刘逸也吩咐刘年,让他使个得力的人,到大理寺衙外候着,有什么情况随时回报,刘宁和刘忠两名下人被狄姓的侍御史带走,不知道何时能放回来,不过从刚刚刘仁轨所言的,朝廷已经派人去鄯州调查青海之战的经过,刘逸也基本可以肯定,自己府上的这两名家仆,不会有事的。

    刘逸安排好事情,正想进屋去和母亲聊几句话,这里一名家仆又飞快地跑了进来,“三少爷,吏部裴侍郎来访…”

    “快请!”刘逸忙整整衣冠,快步走了出去。裴行俭来拜访,有些出乎他的意见,必须要亲自迎接出去才行。

    刘逸还未走到府口,裴行俭已经在管家刘年的陪同下,走进府来。

    “见过裴侍郎,”刘逸忙上前作礼。

    “贤侄,免礼!”裴行俭回了一礼道,“某刚出了宫,即往这里来了,刘公不幸病故,某来看望一下刘夫人…”

    相比较刘仁轨刚出宫就到府上来看望,刘逸对裴行俭说同样的话,感觉到亲切多了,裴行俭在自己上殿喊冤时候,马上出站来支持,并且在自己参加武举时候的鼓励与支持,都让刘逸感觉到了这裴行俭与自己府中jiā情确实不太一般,让他心生暖意。

    “裴侍郎进屋说话,”刘逸迎着裴行俭进了前厅,吩咐下人们上茶。

    两人分宾主就坐,这时刘逸的母亲张氏也走了出来。

    “刘夫人!”裴行俭看到张氏走进来,忙起身,“刘公不幸蒙难,某甚是难过,还请夫人节哀…”

    裴行俭前些年落难的时候,多得刘审礼的资助,一直心存感激,与刘审礼的jiā情也是一直不错,只是两人都是情中人,又身居高位,加上刘审礼不喜待客,裴行俭也不喜欢串平时间来往的并不是很多,虽然说裴行俭来刘府的次数不少,但一年也没几次,一些称呼上也都还是客套,但却是那种可以以事相托的挚友。

    君子之jiā淡如水,就是差不多这个味。裴行俭也在朝议刘审礼的事时,多次力挺刘审礼,但没有有力的证据,也无法改变大势,所幸刘逸这次当殿喊冤,并有几个府中下人回来,终于促成朝廷派员调查。

    “多谢裴侍郎过来探望,妾身不胜感激!”张氏行了一礼,又是眼泪汪汪,看了看刘逸道:“三郎,你陪裴侍郎说话,娘这般样子,实不方便见客…”再对裴行俭福了一礼,“妾身告退,还请裴侍郎见谅!”

    “某此时来叨唠,甚是惭愧,有贤侄陪着就行,夫人请便!”裴行俭还了一礼道。

    张氏即出前厅回屋里去了,刘逸也屏退所有下人,他知道裴行俭应该什么话要对他说的。

    “贤侄,朝廷已经下诏,令中书省李义琰侍郎、兵部岑长倩侍郎、御史台侍御史狄仁杰带人去鄯州,彻查此案,相信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还你父亲清白,”裴行俭压低声音道,“相信事情调查清楚后,你父亲的名誉会恢复,朝廷也会有追赠的…”

    “多谢裴侍郎的大义与鼎力相助,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的!”刘逸有些动容,心内也大是放心,果然那位姓狄的侍御史是狄仁杰,有这人在,事情应该能查清楚的,谁叫狄仁杰在历史上那么有名。

    “只是要待案情彻底查清,还需要一些时日,若有消息传来,某会在第一时间内告诉你的!”裴行俭眼看刘逸的脸看。

    “多谢裴侍郎!”刘逸拱手再行了一礼,以表谢意。

    “只不过一些事,某就无能为力了,你这武举头名的资格恐怕要作废了…”裴行俭微微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还有,若是其他人知道你在得到父亲病亡的消息后,还去参加武举,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