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护唐风流 > 第四十二章 公主封号太平

第四十二章 公主封号太平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距离有些近,又是这么一张极美的脸蛋,且又看到一些曾经见过的东西,刘逸竟然有一刹那的mí茫,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又低下了头,脑中在飞快地盘算着对策。

    这名公主敢在宫中如此放肆,肯定身份不简单,如今除了武则天外其他的嫔妃都失势,这些嫔妃所生的公主也跟着遭殃,这名公主在宫内这么活蹦跳,那只有一种可能,这公主是武则天所生的,武则天所生的公主有几个,刘逸可是不知晓,但他知道武则天所生的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公主,那就是太平公主―――会不会眼前这个异常美丽的iǎ姑娘就是太平公主?

    想到这,刘逸有种想仔细观察这名公主的冲动,想从她脸上查探些什么来,但知道如此场景下不允许他这么做,也即忍住,依然低着头,作恭敬状。

    若面前这个是太平公主,那是万万不可冒犯和失礼的,这情有些变态的nv人,谁知道会不会哪根筋ōu了,把自己逮住,捉一番,误了正事不说,自己还有可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脱不了困,郁闷至极。

    刘逸心内想着事儿的时候,这名公主却在不停地打量着刘逸,其他几名跟过来宫娥一样的nv子也很是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刘逸被看的很不自在。

    刘逸已经可以确认,眼前这个公主就是当日自己在西市外金光外大街上力劈惊马,救下来的那名马车内的nv子,刘逸从刚刚看到这nv子那好看的鼻子与嘴巴时候就大概可以确认,更不要说这nv子所表露出来这样奇特的举动。

    只不过此时的刘逸心情很是糟糕,根本没有心情来陪这个公主研究什么事儿。

    既然李治不给自己当面的答复,自己就要尽快出宫去,府中还有一堆事要自己处理呢,两个下人给那姓狄的侍御史带去问询,不知结果如何,虽然说侍御史官职不高,据刘逸了解才正六品,但权力并不iǎ,在朝堂上可以弹劾任何一级一官员,权势倒挺大的,但刘逸知道,他们只是行弹劾职,并不ā手案件的审问,不成这名狄姓侍御史还兼着大理寺的职?正因为有许多的不解,刘逸必须要去清楚来,不要自己府中的这两名下人到时下落不明,那就悲惨了。

    这重要的人证没有人,万一哪天要和李敬玄那家伙对质,都没有了证据。

    刘逸当下装作一副很害怕的样子,不敢看面前的这位公主,头垂得更低了,脑中却在飞快地思索着,如何能让这位公主放过自己,让自己出宫去。

    “喂,本宫问你,你是那个人吗?”这个公主问出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

    不过刘逸却是知道这公主问话的意思,但当作不明白,满脸惊愕地看了眼公主,尽量让表情扭曲,摇摇头,表示不明白其中的意思,“草民不知道公主所指什么!”

    看到刘逸这样的一副神情,这名公主似乎也有些怀疑,当日救她的那个少年公子是何等的自信与潇洒,让她惊愕之下都牢牢地记住了少年公子那非常帅气加自信的面容,今日遇上的这个少年人虽然面貌上有些相象,但所表露的这份神情却相去甚远。更因为当时受到惊吓,再加上事后的一些想象和美化,所记忆的东西都与原来有些偏差了,让她感觉面前这个人与记忆中的那个人相差比较多。

    但天下间有这么巧的事?

    “九公公,此人是谁?”这名公主却转头问起了刘逸身边的那名宦官。

    “回公主,此人是新科武举的头名获得者,先工部刘尚书的三子刘易安,今日在殿上为父鸣冤…”这名宦官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把他所知道的都讲了出来。

    “武举头名?刘易安?…父亲病亡?…为父鸣冤?”这公主听了又疑惑地看了看垂着头不做声的刘逸,更仔细地瞄了几眼刘逸头上绑的孝带,脸上不解的神情更是浓了,再问宦官,“那…这是去哪?”

    “公主,奴奉天皇陛下的命,领刘公子出宫!”这名宦官陪着笑回道。宫中人最怕遇到这名难缠的公主,他也不例外,生怕一不iǎ心回答错了,又要受罚。

    “哦?!…那你们去吧!”出乎刘逸的意外,这名公主却不再追问什么,让他们走了。

    刘逸心内松了一口气,忙作礼和跟着领路的宦官离去。

    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刘逸上前一步,iǎ心地问道:“请问公公,这是哪位公主啊?”

    听到刘逸如此问,这名宦官看了看周围,看到没有人注意,这才轻声地说道:“这是天皇陛下和天后娘娘最最宠爱的公主,封号太平,幸好今日没有刁难我们,不然…”说着还是一副后怕的神

    “太平公主!?”果不其然,还真是这妖nv…

    虽然说刘逸已经有些猜到这名公主就是历史上那骄横的太平公主,但从宦官口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还是有些吃惊。

    自己当日救了她,今日又在宫中遇上,还被她相认了一番,刘逸知道以后肯定会有麻烦事的。虽然说当日太平公主受到惊吓,不一定能记清自己的面容,今日自己又尽量装出一副悲伤加惊慌的样子,太平公主还不一定能确认当日救她的就是自己,但此妖nv心中有了怀疑,又有这般兴趣,肯定会再去打探一番,对自己来说自不是好事。

    惹上这人儿,以后还不知有什么事儿发生,想到这,刘逸有些后悔,当日不该出手相救的。

    只不过当日并不知道马车内就是太平公主,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看到惊马将撞翻马车,有人要遭难,不出手相救,那是太说不过去了。

    这名宦官还不错,会告诉自己这些,刘逸正想再问一下其他事儿,但宦官却已经继续往前走了,刘逸只得跟上。

    让刘逸更是意外的是,这名宦官领着自己从左银台出了大明宫,看着当日曾经举行过武举比赛的羽林军校场,还有那些好奇地望着他的羽林军将士,刘逸有些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