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洪荒之老师驾到 > 第二章 打三清的屁股

第二章 打三清的屁股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div lign="ener">

    白藿不知道现在的洪荒正处于什么时期。传说中的龙凤初劫过去了没有。她的记忆里面可没有三清出世的具体时间,唯一能肯定的是三清的出世是在巫妖大战之前。

    巫妖大战时期三清已经是牛气冲天的圣人了,既然眼下三清还只是三颗孵化中的蛋,那么显然巫妖之战还早着呢。

    天地初开至巫妖大战之间,白藿只能对自己所处的时空做一个大致的判断。

    “尼玛,洪荒里面计算时间动不动就是几千几万年,老娘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啊,白瞎了老娘的如花倦容!”

    虽然抱怨着不知时日,但是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白藿陪着三颗蛋有滋有味地享受着日光浴、月光浴,心中其实好生惬意。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概过了三个月的样子,三颗蛋外面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淡,如果不仔细分辨,有时候白藿感觉自己都要闹不清哪个是白哪个是青哪个是红了。

    自己闹不清楚只是小事,万一自己把三清的名字弄混了,天知道无耻的天道会不会追究自己的责任,说不得一句天道震怒直接把自己人道毁灭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安全第一!”为了不让自己搞混,白藿特意拣了三根柔韧的树枝,圈在三颗蛋上做好记号。

    “老君戴草帽,原始系腰带,通天拴住脚,老君戴草帽,原始系腰带,通天拴住脚……”为了怕忘记,白藿空下来就背诵着三句话。

    白藿也闹不清楚什么原因,从自己再次醒来到现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洪荒中天天天晴,不要说下雨,连阴天都基本没有出现过。

    天天享受着日月精华,终于有一天三颗蛋上的颜色完全褪去,白藿原本白皙的皮肤也在天天不停的日光、月光照射下变得有些小麦色。“三清啊三清,为了你们老娘我可是赔大了,一白遮三丑啊。”

    “就要出生了么?”白藿预感到三清出世就在最近几日,跑到潭边用凉水洗了洗有些倦意的脸,强自打起精神后她又跑回了树下,默默地等候着。

    又是两天过去,一直熬着不肯睡觉的白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圈黑的仿佛带着一副墨镜。

    “怎么还不出来啊。”

    说话间却感觉周围的空气,仿若被搅乱的一次春水,开始一圈一圈的波动起来。

    风起、云动,原本安静的山巅竟是多了几分不同寻常。

    少顷,便见那个顶上圈着树枝的蛋,猛的发出一阵白光浮到半空之中。白光包裹之下,巨蛋在空中好似陀螺一般快速地旋转了起来,接着就看见蛋壳在白光中开始不断的融化,然后慢慢地消失。

    等到蛋壳完全消失,白光也渐渐的向着中心的位置敛去,等到白光全部收敛,空中显现出一个婴儿大小的东西慢慢地飘落下来。

    “靠,这有没有天理啊。我都没衣服穿,这才生下来的孩子就有布包着。这也太不科学了!”白藿连忙跑过去接着婴儿,接着就发现婴儿被白布紧紧的包裹着,想着自己只能靠树藤蔽体,白藿不由觉得有些愤愤不平。

    婴儿安静的躺在白藿的怀里,一开始的时候还直愣愣的盯着白藿看,感觉到白藿的目光以后便仿佛害羞一般连忙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后婴儿再次悄悄的睁开眼,发现白藿还盯着自己便连忙垂下眼帘,只留下一条小缝透过长长的眼睫毛偷偷地打量着白藿。

    从头到尾,这个新生的小家伙一声都没有哭过。

    “咦,怎么不哭?”白藿记得似乎有一本不知道什么的书上写过婴儿刚出生的时候如果不哭很可能心肺有问题,便有些担心,接着又想起似乎书上还说孩子不哭的话护士姐姐对着屁股打两下,婴儿一吃疼哭出来便没事了,于是她便把婴儿横了过来,对着屁股连拍了几下。

    感觉到疼痛的婴儿小眉头皱了两下,晶莹的泪珠挂在黑白分明的眼眶里滴溜溜地打着转,却硬是不肯哭出声音来。

    “好吧,不哭就不哭吧,你是老君吧,打疼你了?你可千万别记恨我,我也只是担心你哦。”打都打了,老君硬是不肯哭出声,白藿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当胖子家的小孩天赋异禀与众不同。

    正在白藿无奈地自我安慰的时候,蛋中圈着树枝的那颗也发着青光飞了起来,接着便如前面一样,空中慢慢的落下了一个包着青布的婴儿。

    元始出生了,与老君不同的是,元始在空中的时候便哇哇的连哭了几声,等白藿接住他的时候却停了下来,被抱在怀中的小元始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眼睫毛一抖一抖地直直盯着白藿不住的打量,全然没有怕生的觉悟,当发现白藿也在盯着他看时,目光交接间小家伙竟然毫不示弱的瞪了回来。

    总算遇到一个会哭的娃了,白藿笑嘻嘻的抱着元始,想了想为了公平起见也对着屁股拍了几下。

    “哇哇……”无辜被打屁股的元始抗议着大哭起来,瞪着一双泪眼稀松的眼睛愤愤地看着白藿。

    “额,你别这么看着我呀,前面打了老君屁股,不打你万一老君说我偏心怎么办。”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的白藿,连忙道歉,接着把元始放在老君边上的地上。

    看着老君身上的白布和元始身上的青布,想来通天身上裹着的必然是红色的布。

    “人吓人,吓死人!早知道这样,我还费什么心思去做记号啊。”想着之前提心吊胆,生怕把三小弄混白藿不由埋怨的庸人自扰。

    刚放下元始的白藿还没来得及回头,剩下的最后那颗蛋也飞了起来。

    “连口气都不让喘,三胞胎果然是棘手。”白藿叹着气跑过去接住空中落下的通天。

    与前面两个都不同,小通天打一出来就哭个不停,只在白藿接住的时候,停下来看了白藿一眼接着便继续闭着眼睛自顾自的继续着哭泣。

    给通天折腾地手忙脚乱的白藿“哦哦哦”地不断安抚着,可是似乎一点效果也没有。咬咬牙,横过哭个不停的通天也对着屁股连拍了几下。结果通天这下子倒是止住了哭声,接着愤怒地瞪着白藿。

    “竟然有效果。”白藿无视小通天的愤怒,有些沾沾自喜。

    可是瞪了一会以后,通天见眼神的杀气对白藿无效后便又哇哇的哭了起来。

    紧接着,边上的元始在被通天的哭声带动也跟着哭了起来,老君在边上皱着眉头,低垂着眼帘,手脚不断地在包裹中轻轻地踢动。

    “天哪,谁来救救我啊。这娃也太闹腾了?”从来没有育儿经验的白藿,看着哭声不断的通天和元始顿时手足无措,对着空旷的天空大声的叫了起来。

    一阵大风吹过,大树上的一小截细细的树枝被风折断,轻轻的飘落下来落在了哇哇大哭的通天脸上。

    正不断哭泣着的通天突然止住了哭声。

    “咦?”白藿捡起树枝,只看到通天的眼睛随着树枝的移动而转动,似乎注意力被吸引而忘记了哭泣。

    白藿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树枝,接着抬头对着大树露出一副自认为最明媚的笑脸“谢谢你哈大树。”

    然后一手拎着树枝慢慢地在通天的眼前晃来晃去,就见通天眼珠随着树枝不停地转着啊转啊的。

    通天止住了哭声以后,边上的元始也很快安静了下来,于是白藿盘腿靠着大树坐下,三个婴儿,两个搁在腿弯处,一个抱在臂弯,另外一只手晃动着树枝逗着小通天。偶尔用树枝上的小叶片轻轻的搔搔通天的鼻翼,看着他皱眉抽鼻的样子白藿不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渐渐的,三个婴儿都沉沉的睡去,多日来等着三清出世的白藿一直没怎么休息,看到小婴儿们都睡着了,自己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陷入了甜甜的睡梦中。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