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洪荒之老师驾到 > 第十六章 昆仑

第十六章 昆仑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div lign="ener">

    抱着一块大石碑,插在悬崖之前,然后用土埋住,拍拍手上的尘土,看着石碑上的两个大字,白活顿觉十分满意,接着满脸笑容地转身离去。

    白活离开后,只留下一块石碑孤单的矗立在那里,山巅云雾缭绕,渐渐的,几丝散开的云雾延伸到了石碑自上,接着便重重的包裹上去。

    石碑,在云雾的包裹下顿便好像活了一般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之中,孤单的石碑不再孤单,渐渐的竟似和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和谐,彷如天生便只是长在这悬崖之巅一样。

    微风拂过,吹开一丝云彩,云雾之间石碑之上分明刻着的两个字——昆仑。

    黄松看着周遭的一切,经常的会有一种如在梦中一般。

    充沛的不像真实的天地元气。

    明明就在此间,却处处透着与洪荒有着一丝格格不入的有趣。

    黄松到得昆仑已经三年了,昆仑的名字是三年前起的。

    三年前,到得此间的第二天,突然说每天山上山上的称呼,周围那么多的山,以后要是传出去了谁说的是哪座山,于是提议要给这个所在取一个名字,本来大家的意思是听凭的吩咐的,结果自称是民主人士,希望大家畅所欲言。

    民主?民主是意思?

    既然要大家畅所欲言,于是水冰月提议说此间有四个成年人便叫四友山。

    连忙反对,说水冰月歧视人权,人权是黄松不,只是说此间除了四人还有三个小孩加上十个龙蛋,按水冰月的说法便应该叫十七友山了,如果还要算上,每次看到便让黄松心惊胆战的大树,是不是就成了十八友山……乱了辈分不说,万一以后山上在添丁加口的这名字不是还得改,麻烦太麻烦,否决否决。

    的话惹来了包括水冰月在内的四人的一阵大笑。

    赤木倒是会拍马屁,说此间众人却只得一个,不如此地便叫山。

    赤木的马屁,倒实实在在地觉得受用,但还是否决了,山,谁这座山算不算洪荒里面最古老的,万一不是自称,回头遇到懂行的免不了耻笑,说不得自称,被人家背地里叫后生山,那多难听,继续否决。

    接着便一脸期待的看着,本来觉得前一天才刚刚上山,初来咋到的肯定没事情,结果完全一视同仁,完全没有把当做外人,感动之余不由绞尽脑汁,天山,这是想到的名字,此间天地元气充沛,加上高耸入云,天山这个名字显然比前面俩龙的要显得贴切许多。

    不好不好,没想到还是否决了。说是此处一朵雪莲都没有,叫不得天山,于是又是否决。

    这雪莲和天山又是关系,没有雪莲便叫不得天山,这又算理由?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听赤木说过的出身,是高人,高人高见,想必必有的道理。

    最后还是定下了一个名字“昆仑”。

    昆仑,当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分明感觉到了天地间元气的一股波动,接着众人虽不知昆仑何解,但冥冥中竟然不约而同的觉得此处原本便该叫昆仑一般。不愧是,连起个名字都能引起天地交感。

    (昆仑?三清诞生、居住的地方不叫昆仑叫!难道我要告诉你们我是穿越而来的么。天地交感?那是神马,黄松感应到了,水冰月感应到了,连赤木这个比木头还笨的家伙竟然也能感应到,为神马?为神马我都感应不到啊……。

    民主?老子这个从后世的“民主社会”的人都不是民主,现在是洪荒,拳头大的就是主,跟你们说民主,你们还当真了!

    ——白活的碎碎念强势插入)

    是个不凡的人,总是能够说出做出一些让这个活了几十万年的洪荒老人都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的事情。

    剖腹产,想到初到此间的时候救治水冰月的方法,将腹部剖开,从中取出无法正常产出的龙蛋,这得有多大的胆识才敢做出如此匪夷所思之事。而且竟然还成功了,想着几万年间群山之中因为无法诞下胎儿而大小皆亡的生灵,的法子如果传将开来,将能挽救多少的悲剧。

    外形奇特的房子?并不是没有见过其他妖族建造的房子,但是大多和赤木所在的龙岛上的相似。方形加上三角,埋入土中的立柱,四面密封的墙,墙上的门、窗。原来房子还可以这样子的,当初见赤木建房子的时候还一脸神奇,结果听了赤木的讲解,才想到的见识究竟有多不凡。

    文字?这个是对冲击最大的。在的洪荒中是没有文字这个的。洪荒中诸人的交流都是通过口口相传,如果想要留下一点记录大多通过玉简。玉简记录事情的方法是将的一丝神识留在玉简当中,但是神识珍贵,修炼神识最为不易,每刻一份玉简,便少去一份神识。而普通玉简一旦被使用,留在其中的神识便会散去,只有真正的大神通之辈才能留下反复使用的玉简,但是便是如此,多次使用之后玉简也便会坏去。而文字不同,一丝神识不需浪费之余,刻在石上,刻在木中只要载体不坏,文字便能一直流传下去。最初认识的两个字便是昆仑,是在给此地起名以后教给大家的。有趣的是,竟然好像不文字是他首创一样,竟然还问,他写的字和洪荒中的有何不同。

    (靠,我洪荒的时候没有文字的啊,人族的文字是后面创造并不断演化的他是的,可是洪荒里面这么多厉害的大神竟然都是不识字的文盲,尼玛说出去谁信啊。——白活再次强势插入)

    是个有趣的人,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这么喜欢传道的人,现在的洪荒和最早的时候已经不同了,所有的妖都不像以前那般毫无保留的分享的道了,可是不一样,他会的只要你问了,他基本知无不答而且言无不尽。

    就好像文字,这么神奇的造物在等人不知的时候,一面惊讶,一面直接便问诸人是否想学,等到等人迫不及待的表态以后,便显得极为兴奋。接下来的几日,便一个人躲在房中,连着几日不曾出门,等出门后便带着一堆刻满了文字的木板,上面密密麻麻地刻了不知几千字。接下来,先带着几人从木板中找到了各自的名字,然后要大家练习,接下来一段日子,众人见到树,便在地上写下一个树子,见到水便写上一个水字。

    以前的妖族传道,基本只是讲一下的心得,接着便一脸高深地不再理睬,由着听的人自行领会。而不一样,他好像生怕别人不懂一般,有时候教的事情有一些复杂的时候,他便会把一个复杂的问题分解成几个部分,然后通过几个非常普通容易理解的比喻来引导。例如说的一个地心引力的概念的时候,便抱了块石头爬到树上,然后让赤木坐在下面,接着一石头扔下来砸在赤木的头上,说传说中有一个很聪明的妖族小孩便是在树下被头上的苹果砸中而地心引力的,石头为会往下掉,妖不用法力的话便飞不起来,这是因为大地对地上的万物有着这向下的吸引力。

    (你当我愿意啊?在后世的时候如果哪个老师敢对学生装神秘,讲一半漏一半,第二天准保被投诉,是学幼儿教育的,小孩子都不懂,你跟他说个大概,让他去想原因,靠万一小一下子想不开忧郁了,准保被愤怒的家长撕成碎片。至于用石头砸赤木,尼玛谁叫他以为水冰月生完小孩晚上就可以肆无忌惮了,那么大的动静你让这个处男情何以堪。——烦人的白活又一次强势插入)

    可是如此特别的竟然不会法术,对于这点确是万分不能理解。

    光论肉身、力量和速度强大的令人觉得恐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绝对不会想到竟然连洪荒中最基本的腾空之术都不会,更可怕的是如此强大的肉身之中竟然一点法力都没有。

    刚上山的时候,曾经不耻下问地向讨教过妖族修炼的办法。当然知无不言,可是转头修炼了几天后却半丝法力也没有产生。

    效率太差,速度太慢,好不容易吸收的一点天地元气,连皮肤下面的肉都滋润不到,是如此回答的。

    效率太差?速度太慢?的修炼方法虽然不算妖族的顶尖法门,但是却也是一般妖族能够接触到的比较高级的法门,借此修炼多年,虽不算强者,但是即便相比起龙族的赤木相差也不算很远,比水冰月更是强上一筹。如此的法门对而言竟然连只能渗及皮肤,那恐怕便是妖族最顶尖的法术对而言也是无用的吧。

    想着每每看见诸人施法便一脸羡慕,不免有几分替其辛酸,如果能够找到合适的法门,凭着的肉身加上见识,在这洪荒之中恐怕真的是难寻敌手了吧。想象着带着一副无敌的肉身很冲直撞的,再时不时地飞到空中丢下几道法术,黄松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天道果然是公平的,如此怪物诞生在洪荒之间。

    (天道尼玛,公平尼玛,凭我就不能飞不能会法术,我是怪物,你还没见过胖子那厮呢?老子强,再往后等到圣人出来,准圣满地走,大罗金仙不如狗的时代,你让我这个连半点法术都不会的可怜人混。祖龙有没有达到准圣的级别不,便是祖龙道了准圣的级别,肉体是比他强,可是人家打不过只要往天上一飞就无可奈何了。不提圣人,不提准圣,便是大罗金仙人家会飞,欺负完随随便便往天上一站,便只剩下干瞪眼,靠大罗金仙不如狗,连不如狗的都搞不定,你说谁怪物,你说谁公平。——白活不厌其烦地又一次满腹牢骚地插入)

    是 由】更多章节请到网址隆重推荐去除广告全文字小说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