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恨嫁 > 第二十二下雨天留客天

第二十二下雨天留客天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下的很大,将积日的暑气冲刷殆尽后竟带来几分春日的寒意,只是这天空积云却依旧黑压压的,阴沉沉的压在头顶,久久不散。

    几个小丫头跻身在出行的队伍中,一手支着伞一手拎着自己的行囊,其中一个身材特别高瘦的女孩子不住的望着路的尽头,没多久便被后面的丫头婆子们给越了过去。

    “别看了……”小喜伸手轻轻的拉了六娘一下,其他的人都抢着上车了,就余下她们两个,低声道,“怕是有事耽搁了,你别想太多。”顿了顿,又用一种嘲讽的语气道,“谁知道下这么大的雨还是要走呢!”说完,愤愤的看了看被打湿的鞋,“这种大雨的天气能叫宜出行?也不知道是哪个半仙算出来的黄历。”

    六娘被小喜的语气闹的笑了起来,没想到反倒是小喜过来安抚她,伸手回握了一下小喜的手,低声道,“我只是负了你的托付,还有些担心顺娘。”

    其实是觉得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韩家人是知道她今天要走的,爹娘不会放弃她,而那个芸娘是个聪明人,就算再忙,旁人忘了她也不会忘,看不见韩家人,她始终安不下心来。

    那个二货不会又在酝酿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吧?

    小喜闻言撇撇嘴道,“尽人事听天命而已,想那么多做什么。如今咱们且先顾好了自己才有余力顾其他,走吧,上车,别瞧了。”

    六娘又看了一眼前方,却是只见到雨幕中茫茫的街景,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阴沉沉的天几乎要掉下来了。

    这天色,是否预示着什么?

    用力的摇了摇头,把脑子里这个不好的念头甩出去,那二货兴许是被什么事绊住了。

    三个大丫头并张妈妈和钱妈妈在前面一辆马车里侍候于姨娘,她们四个小丫头和一干粗使婆子挤一辆马车。

    这马车并不宽大,却是要挤下八个婆子并她们四个小丫头,跟在小喜身后跳上车的时候,马车上已经是挤在满满当当的了,只有靠门的地方还有两个位置。

    小喜眼珠子在车上转了一圈,便盯住了四儿和芽儿两人,这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在挨近马车门的地方一边留下了一个位置,

    “芽儿!你坐那边去,我有话和六娘说。”小喜伸手一指,冲着芽儿道。

    芽儿的脸色难看起来,这马车门虽然有木板拦起来,两侧却是依旧有缝隙,这么大的雨,定然会飘进来,此刻门边的地上和凳子上已经全是水渍了。

    芽儿抿了抿嘴,她知道小喜素来是个爱找她麻烦的,这几日却是好了许多,今天却又盯上她了。

    小喜却是就这么笑嘻嘻的站在她面前,动也不动,芽儿张了张嘴,想要拒绝,却是有些畏惧,嘴张到一半,只说了个啊字,却是什么也不敢说了,因为小喜已经伸出手去拉她了。

    对面的四儿见状先忍不住了,“芽儿答应你了么?你拉她做什么?”

    小喜闻言笑嘻嘻的转过头,“我这不是瞧着她抱着个大包袱起身不便才拉她一把么?”

    说完,也不顾四儿一脸的怒意,在芽儿面前蹲了下来,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芽儿刹那间脸色变得惨白,小喜却是依旧笑嘻嘻的看着芽儿,芽儿突然间像是被身下的座位烫到了一般,猛地跳了起来,抱着自己的小包裹走到对面,掏出手绢儿将凳子擦干坐了下来。

    四儿在对面愤愤的望着这边,小喜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四儿见状只能转过头怒其不争的瞪了芽儿一眼,整个过程车上的一干媳妇婆子熟视无睹,六娘见状摇了摇头,掏出手绢儿将凳子擦干,在靠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小喜笑眯眯的坐在了她身边。

    “这门缝堵堵也就没事了,你又何必?”六娘低低的道,一边在寻思这车上有什么合适的东西,她包袱里就只有两套换洗的衣服,这种天气,显然是不能拿出来用的,旁的东西却是都放在后面的马车上了。

    小喜撇了撇嘴凑到六娘耳边,“你是个好脾气的,我却是看不惯芽儿那张丧气样儿,刚才我不过是瞥了她一眼就一脸要哭的样子,四儿又一脸的义愤填膺,我又何必白担这恶名?”

    “你不是说要跟她们和好么?”六娘道。

    小喜闻言睃了对面一眼,四儿已是想开了正在劝芽儿,芽儿本来好些了,见小喜又盯着她又是一脸的泫然欲滴,四儿顺着芽儿的目光,报以小喜恶狠狠的一眼,小喜见状嗤笑一声,“你可瞧见了?”

    六娘无奈叹息,可谓是性格不合吧,这三个丫头都挺好的,芽儿懦弱点儿,见到小喜就跟见到老鼠见到猫似的,四儿有点儿正义感过剩,芽儿一哭,她便受不了了,却是斗不过小喜的牙尖嘴利,小喜却是个泼辣的性子,最见不得人畏畏缩缩,明明是好意,说出来的话却是带着三分刺,这三个丫头凑到一起就有吵不完的架。

    说话间,马车已经缓缓前行了起来,门外的雨泼进来,六娘也顾不得跟小喜说话了,将门板合上,眼光在车内搜索起来,看能不能找到个什么东西堵住门缝。

    ……

    脚下的泥水浸湿了芸娘的裙角,她却是顾不得那么多,没想到今日只是起意来一看,却是真看见了这出行的队伍!

    不能让六娘被带走!

    这个念头在芸娘脑海中转瞬即逝,身体已然动了起来,马车在街角转过,行的并不快,不是她徒步能够赶上的,她却并非没有机会,历来官员离任,少不得有人十里相送,城外总会有人让这本就起行艰难的队伍的行程再慢上一些的。

    紧了紧斗篷,雨水狠狠的打在她脸上,从脸颊滑落下去,流进领口,冰凉的感觉让她浑身不由得一个哆嗦,她却是越发的加快了步伐。

    韩过那日匆匆出门,至今还未曾归来,韩李氏一颗心尽数放在刚出生的孙子和病床上恹恹的顺娘身上,韩老爷子却是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肯说,那模样,似是待到天意放晴就要离开。

    家中的事就让人头疼不已了,如今,六娘竟然要被带走了!

    爷!您究竟在哪里?

    她被宁府已驱逐过两次,自知再登门也无益,只能日日夜夜的盼着韩过能归来,今天早上没等到韩过,她便再按耐不住了,披了斗篷便寻了出来,谁知道宁府连如此大的雨天也决意要启程呢!

    此刻,却是再等不得了!

    无论成不成,她都要再试一试!

    芸娘暗暗的加快了脚步,这般大的雨,城外相送的人怕也停留不了多久。

    当看见城门外停下马车的时候,芸娘舒了一口气,朦胧的水汽在空气中散开,片刻就消失了,脚下虽然冰凉又泥泞不堪,她却是只觉得从心底生出了一股力气,深一脚浅一脚的加快了步伐。

    城门外的车队已有些按耐不住了,四天的大雨,将脚下的泥土浸透,一脚踩下去,整只脚都被黄色的泥土给淹没,滑腻腻,还有些使不上力的感觉,赶车人为了安全,一直都是缓缓而行,显然,宁三老爷也知道出行不太便利,只匆匆的跟来送别的人说了几句,便将要送行的人拦下了,拱手告别。

    芸娘见状不由得急了,张口大呼,“宁大人!且留步!”

    一阵风刮过来,将她的声音吹散在风中,一个管事刚走到宁三老爷身边,仰起头,大声冲着他道,

    “老爷,连日大雨,前面一节小路都是贴着山壁建的,那山上的树木被砍伐了不少,怕是拦不住这般大的雨,若是不慎,怕是有泥石滚下。”顿了顿,又道,“若是走官道,今日怕是肯定赶不上宿头了。”

    宁三老爷凝眉拉了拉头顶的斗篷,将脸遮的更严实一些,眯着眼望着前方,青山巍峨,去年的时候还是满满当当的树木,却是因为上个冬天太过寒冷,当地人怕遇上来犯的蛮子,不敢去城西捡柴,这城东的山便遭了秧,有些地方被当地人砍伐了一空,露出黄色的山脊来,这情形确实不容乐观,今夜若是赶不上宿头,却是更麻烦,一挥手道,

    “先让人去瞧瞧,若是可行,咱们过去费不了多少时间,若是不行,再改走官道!”

    说罢,轻夹马背,走向队伍前段,却是压根儿没听见后方芸娘的高声疾呼。

    宁三老爷没听见,却是有人听见了,钱管事是在后面押送行李的,一抬眼,就瞧见往前飞奔的女子,正要叫人去拦,却是看见那女子飞奔起来,飞快的冲向前方的马车。

    芸娘一下子扑到了一辆马车前方。

    她此刻已顾不得了,若是不再拼一把,韩过归来之时家中的情况怕是会更糟!

    车上的众人只听见车外马一声嘶鸣,便觉得马车一个急停,六娘头狠狠的撞到了前方的车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后背又被人扑住,险些一口气没接上来。

    车夫暴怒的叫骂,“你要作死么?还不快快滚开!”

    六娘只觉得心头一拧,突然意识到什么想要去掀开车门,奈何身上却是压着千斤,她只觉得肺叶已被压尽了每一点儿氧气,更别说是动弹,只听见车外一道女声高声道,

    “这位管事,奴有要事求见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