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恨嫁 > 第十九章一动不如一静

第十九章一动不如一静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此地到东京八百里加急要走三天,快马要走六天,若是慢悠悠的马车,带上家眷少不得要行上半个月,六月初二是府中老太太的寿辰,怎么也得在那之前赶回去,古人出门又爱挑个良辰吉日,最近唯有五月十二这个日子最好,走上半个月,路上不耽搁的话,二十七就能到。

    到了还不能回家,必须住在驿站,从任上回来的官员回去得先去衙门点个卯,再到圣前应对,最后才能回家,搞定这些估计就三十了。

    六娘在心头默默算着日子,今儿个五月初八,还有四天!

    心中却是隐隐有一抹忧虑,芸娘离开以后也有几天了,什么消息也没有,这种感觉让她心惊肉跳,总觉得酝酿着一场大灾难,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

    突然指尖传来一阵剧痛,飞快的收手,从绣到一半的荷包上拿开,就看见一滴殷红在指尖渐渐的扩大。

    六娘皱了皱眉,将食指放入口中轻轻吮吸,这些日子,她指尖的针孔比当日才学绣花儿的时候还要多,都是那二货闹的!

    抬头望向窗外,夕阳红的格外刺眼,空气中有种躁动的味道,让她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天气太热的缘故吧?

    “六娘!不好了,你家出事了!”

    小喜跌跌撞撞的冲进房间,夕阳西下,暮色渐浓,却越发映衬的小喜因为奔跑而红扑扑的脸鲜红,六娘惊愕的站起身来望着小喜,“什么事?”说完就开始深呼吸,那个二货的祥瑞功力非同寻常,她需要一点儿心理准备才有勇气听下去。

    “常坤哥说他今儿个在外面办事,恰好遇上一大队的官兵出去办差,一打听才知道有人放了一把火将新贵韩官人的家给烧了!”小喜清脆的声音噼噼啪啪的响起来,“那个韩官人不就是你二哥么?”

    “你怎么知道?”六娘以为这件事她未曾跟谁透露过,这宅子里的人不该知道的啊。

    小喜白了六娘一眼,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儿,“你吃那么多东西,就长力气不长脑子!侧门那婆子除了贪财还有个毛病就是嘴碎,否则夫人怎么会打发她去看门?但凡有个人上门来寻了谁,阖府上下全都知道了,如今府里都知道你有个当了官人的哥哥,常坤哥说,这次的新贵咱们这儿只有一位姓韩的,自然就对上了!”

    六娘还真没想到这流言竟然传的这么轰轰烈烈的了,果然这府里是藏不住一点儿事儿的,此刻也管不了那许多,只焦急的道,“是城里还是乡下?常坤哥可曾说过?”

    小喜见六娘着急,说的也快,“常坤哥知道我和你要好,听说这件事儿关系到你,就打听的仔细了些,说是烧伤了一个孕妇,旁人倒还好,就是屋子烧了个精光,那位韩官人已是派人去接了,比官差去的快多了,这已是一个时辰之前的事儿了,估摸着若是派了马车去,人应该已经接回来了。”

    六娘只听到孕妇,恍若晴天霹雳,只觉得眼前一黑,后面小喜说了什么却是全然不知了。

    孕妇,那就是顺娘了!家中被烧的精光……又听得小喜悠悠道,“好像有人瞧见说是纵火的人姓王,如今逃往山上了,也不知道官差能不能抓到。”

    姓王跟她家有仇的人,不消旁人多提醒六娘就知道是谁,一屁股跌坐在床上,脸色灰白的苦笑,口中愤愤的低骂,“辛辛苦苦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该死的二货!”

    她就说她近来心神不宁的,如今总算是应验了。只是这应验的方式让她愤怒不已,家烧了不说,顺娘还受了伤,她一出生顺娘就在韩家了,她几乎是在顺娘背上长大的。

    “你说什么?”小喜一时没听清,见六娘神不守舍的挣扎着要起来,连忙伸手扶了她一把,“你要做什么?”

    “我得回家去看看!”她之前能走的安心,是因为家里还过得下去,如今顺娘生死未卜,她怎么也得看一眼才安心。

    “你疯了!”小喜一把拉住六娘,“回家?怎么回家?不要说这会儿天快黑了,院子已经上锁,就算是白天,夫人也不会答应让你回去!”

    “我翻墙!”六娘低叫道,这西地的民风本就彪悍,加上有个调皮的五哥,她三岁就开始跟着五哥屁股后面去爬树了,这县衙低矮的围墙自然难不倒她。

    小喜闻言突然用力的推了六娘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指着她的鼻子怒道,“你回去又能帮什么忙?你可知你回去的话,又会闯下什么样的祸端?你自己死到临头了还想回去拖累家里人么?”

    六娘望着小喜,小喜说话的时候脸有些扭曲,话里透露出的信息却是让她有些迷茫,“什么意思?”

    小喜冷笑一声道,“你若是想当逃奴,让你家里人都成了窝藏逃奴的人,大可以回去,就当我这话没说过。”说着气呼呼的往床沿一坐,别过头去不看六娘了。

    焦急的心此刻如同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凉水,六娘深吸了一口气,品味着小喜话里的意思,却是越想越觉得心凉,缓缓的坐起身来,走到小喜身边,拉着她的衣袖低问道,“你……可是知道了什么?”

    小喜斜斜的瞥了六娘一眼,见她再无方才的冲动,这才冷哼了一声,“休要说我,便是四儿和芽儿也瞧出不对劲的地方了!”

    六娘心头咯噔一声,就听见小喜小声道,“如今人人都往上房凑,偏生你这个受了老爷夸奖的大事小事都唯恐避之不及,谁瞧不出来?满院子的人都知道你在躲懒,却是没人开口说一句,这院子里的丫头婆子莫非都瞎了不成?”

    六娘愣住,她还以为自己的行为没人注意到呢,却是听见小喜又道,“你那日从柴房回来,你可知夫人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六娘抬眼望向小喜,她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容易过去,不过,她这样的人,于姨娘两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何必费那么大的劲儿设计她?

    “说是留你不得!”

    小喜狠狠的瞪了六娘一眼,顿了顿又道,“我不知道海棠什么事招惹到你,你非得在那时候打折了她的腿,可你就没发现如今院子里的人瞧你的时候都带着几分怕意?”

    六娘闻言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小喜平日里瞧来憨憨的,如今才发现是个藏得住心思的人,被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训就罢了,如今一个六七岁的丫头也能训她,偏偏还说的很有道理,只能苦笑。

    小喜却是误会了六娘的意思,摆摆手,“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是恩怨分明的性子,我找人替你带个话,待会儿便送我手绢还礼,半点儿便宜也不肯占别人的,这海棠必然是将你得罪狠了,只是你犯得着那时候去落井下石么?”

    六娘继续苦笑,小喜又道,

    “我本想着你家里人既然要来赎了你回去,你也不爱往人前凑,也不至于犯什么错被人拿捏住了,便没跟你提此事。夫人既然不愿留你,你家人来赎,正该是高高兴兴的送你回去的。直到上次你哥哥派人来赎你,却是让钱妈妈给送到了衙门,我才知道事情不对了。你可知道,你哥哥派人来了两次,第一次被送去了衙门,第二次派人来,连门都没能进!”

    六娘闻言瞪大了眼睛,小喜冷笑,

    “后来你哥哥才又寻人找来了你舅舅,在侧门见了你一面,这事儿侧门那婆子可是先去钱妈妈面前回禀了才来寻你的!你也不想想,她既然不愿让人赎了你回去,又为何让你家人见你?你这时候跑了,怕是刚到家就有一堆人等着拿逃奴!你那哥哥最多不过补个八品的缺,如何能跟咱们家老爷相提并论?片子往衙门里一递,到时候休要说他护不住你,便是他自己的乌纱帽也指不定能不能保住!”

    小喜的话如同一声声的闷雷响在六娘耳边,将她震的头晕目眩,她知道事情不会如此简单的结束,却是不想于姨娘还真挖了个坑在这儿等她跳。

    六娘坐在床边,静静的消化着小喜带给她的这些消息,半晌,呼出一口气来。

    先前就知道于姨娘不会轻轻的放过她,却是如同悬在头顶的一柄利剑,如今看清了剑落下的方向,她的心反而踏实了些。

    有宁三老爷的话在,于姨娘不会打自己男人的脸,必要拿到了她的错处才会动手。可若是于姨娘一直拿不到她的错处,这事儿就只能拖着,宁三老爷不可能一直记挂她这个小丫头,可于姨娘这口气憋久了,她的下场怕是越惨!

    这事儿说起来是于姨娘算计她,却也不算是亲自出手,她不过是在等她自己犯错而已,像是在看股掌间的蝼蚁自寻死路。

    她如今是不能动了,有些东西虽然是小喜猜的,可种种迹象表明,于姨娘还真不介意连带她家里人一起坑一把。

    想到这里,六娘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这个女人,好狠!

    如今是一动不如一静!

    六娘叹息了一声,罢了,一直知道那二货闯下的祸事没有让人挽回的余地,若带回去的只是灾难,还不如别回去呢。

    平复下心情,六娘转过头抓住小喜的手,“我该怎么谢你。”平日里再怎么要好都算不得什么,关键时刻肯拉你一把的却是不多见,何况,小喜说这么一番话也不是没冒风险的,这个人情,六娘自觉是欠大了。

    小喜见六娘似是想通了,呼出一口气,拍拍胸口笑道,“你想开了就好,只要你不犯糊涂,你哥哥总是会想法子将你赎回去的,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我也不与你客气,我如今放不下的只有我那个哥哥,我那后娘……不提也罢,你日后回到家中,还要劳烦你替我看顾一二,你哥哥是个官,只要他说一句话,我那后娘总不敢做的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