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天灾 > 第一章 不死第二次

第一章 不死第二次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sè在苍茫的大地上弥漫,月光照亮了挥不散的死亡,这是一副尸山血河的惨烈景象。魔法留下残火未熄,跳动着绝望。染血的战场上,再无人类的身影,怪物却数以千计。

    张牧被半埋在尸堆里,全身湿漉的像刚从血池捞出,一道致命的伤从左肩蔓延到右腹,几乎把他劈成了两半。

    冷,好冷,生命在流逝,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东方天空浮现一抹雪白,黎明就要来临,破晓也就意味着终结。

    只是七十多天,整个江城的人彻底灭绝!

    整整的四百万人类,全部死光了!

    曾经繁华的大都市,如今沦为怪物的乐园。

    大概是呼吸声吸引到怪物注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不久小山般的身躯就立在了面前,遮住黎明的光。怪物有三米高,青黑皮肤,狰狞獠牙,铜铃大眼,手提一柄染满红白之物的狼牙棒。

    食人魔找到了苟延残喘的幸存者,不禁露出残忍的狞笑,抡起狼牙棒,重重地砸下去。

    张牧失去意识。

    …………

    2o15年7月16ri

    犹如短暂的一刹那,又像度过漫长世纪。沉寂的意识,突然从深渊中被拽回,一切知觉都回到躯体上,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

    张牧环顾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对面的镜子上,镜中映出一张年轻面孔,黑浓密而凌乱,长相谈不上英俊,不过五官端正,眉目十分清秀,脸sè有点苍白,满脸冷汗的样子像刚从噩梦中惊醒。

    “我的出租屋?”张牧摸摸完整的身体,露出难以置信之sè,“我不是已经战死了吗?”

    难道一切,只是场噩梦?

    深吸几口气,先平静下来。墙上的电子钟,时间显示为21点3o分,记忆没有错的话,游戏开场的时间,只剩两个半小时了。当然,或许只是巧合而已。可这时候,耳边回荡起一阵熟悉铃声。

    张牧心头顿时一凉,本来模糊的往事,再度变得清晰起来……他现,这与记忆中的情形完全相同。这个电话是孙琳打得,她是张牧的大学女友,至少现在还是。如果没有猜错,孙琳在电话接通以后,第一句话应该是问:你在哪里?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女声:“你在哪里?”

    张牧心在下沉,“在家。”

    “我在楼下。”

    “为什么不上来?”

    “不了,你下来,有话想要跟你说,先挂了。”

    孙琳直接挂断电话,张牧听着盲音,思绪也开始混乱了。一模一样的情形,让张牧意识到严重的问题,那些或许不是梦,一切都会生,一切都会重演。

    孙琳在楼下等着,该面对的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张牧略微思索,穿衣下楼。

    夜sè微凉,透着薄雾,路灯中略泛一丝猩红,世界像浸泡在血雾之中,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孙琳站在路灯下,米黄sèt恤,七分牛仔裤,黄卷头披在肩头,手挎名贵皮包,青靓丽,光彩照人,让路人纷纷侧目。当见到张牧走来,美丽的面庞覆上层寒霜。

    “大作家睡了一天?”

    曾梦牵魂绕的熟悉面庞,再一次呈现在眼前。有一种宛若隔世的感觉,虽说时间可以冲淡情感,鲜血让人变得麻木,可经历同样的场景,还是不免泛起几丝酸楚和悲凉,尤其是知道接下来将要生的事情。如果记忆没记错的话,最近在写一部恐怖小说,夜晚的气氛更容易产生灵感,所以才通宵赶稿白天睡觉。

    孙琳面无表情,眼睛瞥向一旁,不冷不热说:“有些话藏在心底很久了,找个地方坐下再说?”

    “不用,你直说无妨。”

    “我们分手吧!”

    如果前一刻还抱有侥幸,那么现在可以确信一切的真实xing了!

    张牧深吸口气,满脸平静地问道:“因为黄凯?”

    “你知道了?这样最好,我也不想隐瞒了。”孙琳好像故意将声音放大,不少路人投来怪异目光,“你踏实而且上进,为人也稳重小心,可是太缺少激情。或许能给人安全感,可是这个时代并不缺少安全,现在的女孩追求的是激情和浪漫。我觉得你不懂生活,也不懂爱情,所以不准备继续下去!”

    张牧没有什么表情,黑眸像深不见底的寒潭,平静而又深沉。他的表现真是出人意料,未免过于冷静了,冷静的有点可怕,那双深邃的眸子,仿佛能洞悉人心一般,让孙琳产生一种不好预感。

    她有点心慌了,不等对方开口,又说:“不错,我以前喜欢过你,可交往过才现,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黄凯大方开朗,他能给我想要的一切,而不像你就知道缩在房间里敲键盘!感情不能勉强,希望你明白!”

    孙琳太了解他,不幸的童年经历,养成独特xing格,张牧不善言辞,喜欢读书写作,从高中起就是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擅长写悬疑恐怖小说,稿费支付大学全部费用,满足孙琳的奢侈开销,为家里更换旧电器,还为刚上大学的妹妹买了新电脑,在别人眼里,是个内向却温和的人。他喜怒不形于sè,思维缜密而细腻,遇到什么难题时,有时表面古井无波,心中却酝酿好应对方案。

    不可否认,张牧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只是和黄凯比,条件上相差太远。黄家在江城颇有名望,可谓高官富商辈出,财权皆备,家境殷实。孙琳是一个天xing虚荣的女生,不想放过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所以才要让张牧彻底死心!

    张牧目光变得像刀锋一般冷冽逼人,“你觉得黄凯比我强?”

    “没错!”孙琳与冰冷目光对视,有种坠入冰窟的感觉,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可怕的眼神,忙说:“你要搞清楚,我又不欠你什么,找到更好的生活,你作为男人应该大度的祝福我才对!”

    张牧轻轻一叹说:“你说的对,人人有追求生活的权利,这是无可厚非的。只是,你不该将我的尊严,当成攀上高枝的垫脚石。”

    孙琳有些慌了:“你,你在说什么……”

    张牧语始终不紧不慢,“至于,你觉得一个指使让女人出来说话,自己缩头缩脚的男人比我强。那么从男人的立场,我确实有必要做一些事情。”

    大约百米外,一辆黑sè宝马停在路边。

    张牧像一阵风,猛地冲上去,拉开车门,拽出一个戴着银sè耳钉的时尚青年。

    黄凯大惊叫道:“干什么,你他妈的疯了!”他比张牧高半个头,体格也是极好。此刻就像破沙包一样从车里拽出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孙琳尖叫起来:“住手!”

    黄凯瞒着所有人,暗中追求孙琳半个月,今天告白成功了,正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特来看孙琳甩掉张牧,然后开着新车当众将女人接走,好欣赏对方的绝望样子。孙琳也乐于将此当成一个投名状,所以才积极迎合黄凯想法。

    谁会想到张牧能认出黄凯的新车,谁又会想到素来脾气温和,遇事冷静沉着的张牧,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那么疯狂的事。

    黄凯破口大骂道:“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局长,你要敢让老子少一根头,我马上弄死你全家……”

    张牧拎起黄凯,按着头撞在车上,随后抬手一个左勾拳过去,先打掉黄凯两颗牙,接着右手一击重拳,他高挺鼻梁差点被打断。

    黄凯被打懵了,还没出手反抗,张牧用力提膝撞其腹部,让黄凯差点将晚饭都吐出来,张牧扬起手,几个巴掌抽上去,让他分不清东西南北,两颊火辣辣,肿得像猪头一样。

    孙琳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附近几个路人被吸引过来,围在不远处议论纷纷起来。

    “这怎么打架啊!”

    “富二代抢别人女朋友,被人揍了!”

    “那有什么好说的?活该挨揍,就该打,狠狠地打!”

    几个围观小伙,非但不阻止,反而大呼痛快。人们往往有仇富心态,生活中也喜欢同情弱势群体。当明白事情经过以后,选择冷眼旁观。

    “你把我当软蛋来捏?你以局长爸爸为荣?”张牧将鼻青脸肿的黄凯按在地上,反握住他的胳膊,用一贯平静地说:“来,叫一声爹,我马上放了你。”

    黄凯大怒:“我草你……啊!”最后字眼不及出口,只听“咔嚓”骨折声,左臂被干脆利落的扭断了,这凶残手段把围观的人吓得不轻,已经有人报jing了。

    张牧抓起黄凯另一只手:“你还有一条胳膊两条腿,我再你三秒钟。”

    “爹!爹!爹!”

    黄凯涕泪横流,大叫三声,痛晕过去。

    张牧踹了昏迷的黄凯一脚,“乖儿子!”

    孙琳彻底惊呆,“你……你真的疯了!”

    “只想依赖别人而活的人,永远都是陪衬品。命运荣辱交给别人,不如把握在自己手里。孙琳,这是对你最后的忠告,从此以后,我们再无关系。”张牧抬起头仰望夜空,用略带沙哑声音说:“这天,快变了,好自为之。”

    黄凯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动也不动,孙琳呆呆的望着张牧离去的背影。这个平ri素来温和内向的男人,竟然有那么强硬霸道的一面,让孙琳的内心无法平静,心情变得异常复杂起来,有一种永远失去某件珍贵东西的感觉。

    张牧回到一厅一室的出租屋,地方不大却干净整齐,除ri常写作用的电脑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张牧本是燕城人,江城大学中文专业,今年21岁在上大四,正在江城的某个杂志社实习。

    简单换一身衣服,戴上鸭舌帽,立刻出门。

    保安找到楼下,正打听张牧住处,他若无其事与保安擦肩而过,拐进漆黑的墙角处,翻过墙离开小区。当走在繁华喧闹的街道时,他的思想却不能平静。因为,他还是没搞清楚情况。

    本该在死去的人,为什么会重生到过去?

    或者,不是所谓的重生。

    只不过因为特殊的契机,让张牧幸运的预见到未来。他相当于参加过游戏内侧的玩家,两个月的厮杀生活是一场特训。让他拥有了大量珍贵情报,心理素质也经过磨砺,起跑线高于任何一个玩家。

    张牧不会忍受第二次侮辱,也绝不想死第二次!

    零点,游戏会准时开场!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