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时间掌控者的刀塔 > 第33幕 艰难的反杀

第33幕 艰难的反杀

推荐阅读:富贵风流第一香两代风情债都市奇魔集我与学妹的怨气和情欲我的老婆滛荡塾妇素琴我的儿媳是尤物绿帽一家人破碎亚丝娜的定制礼物美腿老婆的淫荡事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相位转移的持续时间很快结束,帕克的身影无奈的显现出来,风暴之锤雷鸣之声再起,这一次是真的了,可即便知道是真的,已经交出了相位转移技能的帕克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巨大的风暴之锤砸在身上毫无办法。

    巨大的魔法战锤瞬间砸掉了帕克大量的生命值,吼过大招全身赤红的流浪剑客紧随而至,趁着帕克陷入眩晕的机会贴了上来给了一刀,在大招神之力量的加持下流浪剑客的攻击力几乎翻倍,仅仅一刀也砍得邢辰心惊肉跳。

    好在回复符过后帕克血量全满,而流浪剑客首先出了个骨灰盒并没有撑攻速,他那1.7的基础攻击间隔给了邢辰不少的运作空间。

    又硬生生挨了流浪剑客两刀之后,邢辰的帕克终于拖着一丝血皮来到了地图左侧道路旁的树林处有了绕树林卡视野的机会。

    绕树林——TOP10中永恒的经典剧情,无数的空血逃跑、零血反杀在这里诞生。

    树林入口处流浪剑客砍出一刀的瞬间邢辰便点了一下装备栏中的魔瓶,流浪剑客有着一秒半多左右的攻击间隔,一次攻击过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帕克在自己面前喝下魔瓶中的泉水恢复状态,而当攻击间隔过去可以攻击的时候,邢辰的帕克却又灵巧的一躲钻进了树林的阴影里失去了踪迹,等到流浪剑客追上去再次获得视野的时候,魔瓶持续3秒的恢复效果已经完成,之前一刀对帕克造成的伤害被补了回来!

    见流浪剑客已经追了上来,邢辰操作帕克反身给出一记普攻,而流浪剑客也砍出一刀,紧接着帕克故技重施,再次绕树林和魔瓶将流浪剑客造成的伤害补了回来,将自己的血量始终维持在还剩一刀就可以砍死的位置上。

    第二刀过后邢辰还准备控制帕克继续往深处走和流浪剑客绕圈子,此时帕克的技能只差几秒就可以走完CD,到时候第二轮技能打在流浪剑客身上完全可以完成一次反杀!

    不过使用流浪剑客的高永清并非普通玩家,他没有和大多数普通玩家一样被眼前一刀就可以收到的人头冲昏了头脑,反倒是果断的扔下还在逃命的帕克扭身就逃,从追击者一下子反过来变成了逃命者。

    “你小子搞什么鬼!?**啊不追!?那帕克就剩下不到100血了!你有病啊!”

    “就是啊!这么怂打什么流浪剑客!?”

    听到耳机里传来的队友的抱怨,流浪剑客冷冷回了句“白痴。”然后义无反顾的继续逃走。

    “这个流浪剑客果然是个高手!”看到流浪剑客果断后撤的举动邢辰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冷冷一笑,“不过现在走也已经迟了!”

    流浪剑客明白自己的血量已经不足帕克的技能又恢复在即,此时应该做的不是继续追而是在树林里卡视野藏一下。

    没有视野帕克施法就找不到目标,如果帕克想要掉头寻找自己的视野那他正好在阴处给帕克一刀拿下人头,而如果帕克只是凭感觉胡乱放技能,他自认为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卡的这个位置帕克是不会想到的,这样一来帕克只要一个技能放空就杀不掉自己,而自己也就可以继续追杀已经喝空了魔瓶的帕克,人头仍然还是自己的!

    只可惜的是Z神高永清运气不好,他的身影在邢辰给上路插的防御用假眼的视野里一闪而过,而就这一闪的瞬间便足以让邢辰判明高永清逃走的路线了。

    树林里的空间就那么一点根本没有让流浪剑客躲避的空间,幻象法球划过天空,紧接着帕克降临,新月之痕洒出,流浪剑客瞬间倒地。

    “Trible-Kill!”

    随着在邢辰听来悦耳在对方听来刺耳的电子音响起,邢辰总算是拖着残血的躯体艰难获得了这次小团战的胜利

    “真难啊……不过总算还有的打……”放下键盘鼠标,邢辰甩了甩略微疲惫的双手,长长的出了口气,“如果不是对面的人之前太顺莽撞了这一次还真拿不下来。”

    如果白牛和流浪剑客、恶魔巫师之间的配合能够更加稳妥一点衔接更加紧凑一点,邢辰甚至都不会升起去支援的念头——根本没有赢的机会。

    团战结束,流浪剑客高永清也是疲惫的长长的出了口气,把吃了一半的方便面推到一旁。

    “……还是被反杀了……对面的帕克绝对不是什么挂B,他的意识和操作就算不是职业选手也绝对不会差多少,最后居然还小心的控制灵动之翼降临在新月之痕技能的极限位置防止我手快先一步A出一刀,这也太谨慎了……看到那家伙知道利用攻击间隔喝魔瓶的时候就该走的……贪心了,看来就算是新手房也不能大意啊,这年头怎么什么人都玩马甲,有意思么……”

    听到流浪剑客的感慨,恶魔巫师他们先是愣了几秒,突然间又集体爆发出来,几个人开始不停围攻中途放弃追击的流浪剑客起来。

    “你那不是贪,是怂!有开着大招还有骨灰盒你杀不掉帕克!?”

    “叫你跑!跑个屁!你刚才要是继续追先把帕克杀了还会死么!?**!”

    “就是,还说什么贪心!?打个流浪剑客怂成一B,还打个屁!”

    ……

    听到几个队友对自己不停歇的语言攻击,Z神顿时感到一阵无力,苦笑的自言自语道:“都说高手寂寞,果然还是因为**太多了啊,一群连攻击间隔和算血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家伙根本没法沟通!骨灰盒?老子骨灰盒里有骨灰么也不看看!?也好,既然说我怂,那我就怂到底吧,反正又不是比赛输了也没关系,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这些勇敢的家伙能给那个扮猪吃虎的帕克送出多少人头去!”

    流浪剑客的这话邢辰并不知道,如果让他知道了估计会高兴的送过来一辆豪车——一个不愿意冲阵的流浪剑客技术再好又能有多大的作用?少了这么一个顶在前面高端玩家以后的战斗无疑会好打很多!

    近卫一方的内讧让胜利的天平又被扳回了一些。

    就在近卫一方发生内讧的时候,邢辰考虑的是自己的异能——他的能力值满值只有200点,而每一次使用异能则需要50点的能力值,他已经用了两次,也就是说他最多也只能再用两次异能了。

    “3秒的异能时间只用来躲那么一个技能实在是太过浪费了,如果可以的话下次还是等到装备起来之后再用异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