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秘术师之生存路 > 第十五章 可遇可求

第十五章 可遇可求

推荐阅读:富贵风流第一香两代风情债都市奇魔集我与学妹的怨气和情欲我的老婆滛荡塾妇素琴我的儿媳是尤物绿帽一家人破碎亚丝娜的定制礼物美腿老婆的淫荡事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姑娘。”

    睁开眼,有些不悦的转过头,任谁在享受这难得的安宁时光被打扰了,都不会很开心,可看清楚来人后,那丝不悦就变成了讶然。

    没错,眼前站着的就是芸姐,她此刻看起来有些憔悴,面色比最初见到她还要不好些。

    “你的衣服我按时做好了,可是我在约定地点等了你1个多小时还没见你来……”

    说这话的时候,芸晨芳有些委屈,当对方久等不来时她心知对方肯定是打心底里没有相信过,感情上虽然很感动可理智上却让她很不甘,任谁莫名其妙的就被认定为骗子时都不会开心的起来。

    所以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个女人,把衣服交付回去,好在村子不怎么大,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

    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慌忙看了眼时间“对不起,对不起,我前面被事情耽误了,没注意到已经到约定的时间了……很抱歉。”这点,瑶离若倒还真没有说谎,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她也会去看一看的,但被向天承的事情一绕,把这出给忘的干净。

    诚恳的态度让原本忿忿不平的芸晨芳怨气消散了一大半,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对着自己的雇主发火,可内心就是控制不住的觉得委屈。有些用力的做好的衣服摔在桌子上冷冷的哼了声。

    理亏的瑶离若好脾气的起身拉开一个椅子请她坐下,又亲手倒了杯茶递到她手中。

    “我知道解释什么的没多大意义,所以我只能很诚恳的说句对不起,是我没有遵守时间。这个衣服算我违约,我愿意加付一倍的工钱。”挥手止住了正要说话的芸姐继续说道“不用想多了,这是应该的,违约的一方应该受到该有的处罚。”

    听完这些话,芸晨芳有些百感交集的说不出话来。

    在这个游戏里拳头大的才是老大,弱者是没有人权的,作为一个弱者想生存下去只能收起你的骄傲你的尊严,有多久没有听到道歉了?有多久没有享受过公平了?似乎很久很久了……久到自己都快对这该死的世界妥协了。

    感受到这名叫做芸姐的女人的气息终于缓和了下来,瑶离若暗自松了口气,没有去打扰出神的对方,伸手拿起桌上的衣服看了起来。

    ……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据她所知前世的裁缝宗师里面没有一个是姓芸的,可就凭她现在这手艺,没有道理不在裁缝界崭露头角的啊。

    难道她前世过早的夭折了?

    是的,在初期什么材料什么加成都没有的时候,仅仅靠着自己的手艺就能做出堪比NPC制作的衣服的,简直有点骇人听闻,若是能成长起来,梦境第一裁缝的交椅恐怕轮不到别人了。

    废了好大功夫才控制住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抬头看向已经回过神芸姐。

    对方一脸期待的看着,但可能是自己太过长久的一言不发让她有些不安,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忐忑。

    “怎么了?哪里没有做好么?”

    “不错,你做的衣服我很喜欢。配色也很对我胃口。”瑶离若眯起眼,用手指轻轻敲打的桌面。“这样吧,你跟我来。”

    对于这个未来的大神,此刻还真是一秒钟都不愿意让她脱离自己的视线,就怕一个闪失导致什么追悔莫及的后果。

    问店小二要了间房,在她疑惑的眼神中,在桌子上刷拉倒出了一堆材料。

    “这……这……”亲眼看见这么多材料堆积在自己眼前,芸晨芳有些激动的不能自已,骨子里对缝纫的狂热的天性又冒了出来,颤抖着手这块摸摸那块摸一摸,满眼满脸的都是陶醉。

    对于效果很满意的瑶离若也顾不得唾弃自己用了这种爆发户的手段了,管他黑猫白猫能逮到耗子的才是好猫。

    “嗯,对,准备让你做的。”

    眼见对方脸上的表情更加激动连忙趁热打铁摆出一脸的纠结道“但是我可没功夫看着你做完。”

    很直白的意思,芸晨芳不傻,对方还没有和自己熟悉到可以放心的甩下那么一堆珍贵的材料安心离开,自己从没见过的布匹,奇异的皮子……随便一件都足够买10个自己了。

    仿佛知道她的纠结,对方也不催促,慢条斯理的在桌边坐下,甚至还淡定的倒了两杯茶水,把一杯推到了她的面前,自己捧起另外一杯小口小口的啜着。

    游戏中的时间现在是春天,还有点早春的初寒,茶水的热气在空气中袅袅升起,让人冰冷的心也感觉到丝丝暖意,有多久没有喝过热茶了?有多久心没有宁静过了,又有多久没有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那么的远了。

    芸晨芳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那点让对方看中了?

    孑然一身,唯一拿的出手的也只有裁缝的手艺而已,可有多久没有人欣赏过那些作品了?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就这样被人用唾弃的眼光看待,它们在哭泣,自己的心也在滴血……不,不愿意再这样了,若还有人能欣赏自己的作品……哪怕……哪怕是出卖自己的灵魂又如何?

    机会近在咫尺。

    你舍得错过嘛?

    咬了咬牙心一横“要是姑娘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和你签订系统契约。”

    .

    签订完系统契约两人都有种被馅饼砸中的不真实感觉……

    芸晨芳仅仅是希望付出自己的劳动由此获得三餐的温饱,可对方给予她的却太多太好,简直已经好到有些不可思议——稳定而安全的住所,良好的工作环境,居然还有额外的收入。

    而获取这些的唯一条件就是自己必须终身为对方制作衣服,不可用任何理由拒绝对方提出的关于衣服方面的要求。

    一想到自己再也不用在路上低声下气的求人,也不用在担心吃了这顿没下顿,更不用大晚上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幸福的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一般。别说做一辈子的衣服就算是为奴为婢也在所不惜,更何况,从自己的雇主拿出的材料来看,可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小人物。

    所以在对方惊讶的眼中,毫不犹豫的加上了终身为主的条款,这样,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作品被对方厌弃时被抛弃了吧。

    看着她亮起又灭下的眼,瑶离若知道这是对残酷现实的妥协,终归于心不忍鬼使神差的开口道“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作品,它们只值得那些尊重它们的人拥有,相信我,不用再勉强自己为了生活去出卖它们,你终有一天会站在这一行业的制高点,让所有人后悔,而我将会做你的羽翼扶持你冲上云霄。”

    如同三毛的一句话一般吃过蜂蜜的人不会愿意在去品尝苦胆,若是自己在获取美好生活之后再失去,恐怕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吧。

    可那又如何,不见过海洋怎知它的辽阔,不见过高山怎知它的巍峨,没有拥有过梦想怎知它的诱惑,就算破灭,就算失去,至少自己曾经无限无限的接近过它。

    她想她会永远也记得,有个手捧热茶的女孩子用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语调给了自己一个关于梦想的承诺……

    泪,不可控制大滴大滴的坠落下来,原以为自己的泪早已流尽,可哪知它们只是如同自己的梦想一般被封存在了自己的灵魂深处,此刻随着梦想的复苏不可控制的一涌而出。

    不愿去克制,让它们恣意的流淌,喜悦的泪水不是耻辱,它们是同自己一起见证美好的证明。

    瑶离若轻轻的放下茶杯,悄声无息的关上门,任由对方一个人在那发泄情绪,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陪伴而是空间。

    你诺我一生,我许你未来。

    也许该说谢谢的是自己,摸了摸胸口,你也感受到温暖了么?喜欢么?

    喜欢。

    但是不要沉迷。

    不能沉迷。

    .

    直到见到了向天承都还觉得刚才的经历简直就是在做梦一般。

    卖身契啊,一个将来的宗师级裁缝的卖身契啊。

    梦境这个游戏中虽然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和制裁,但是却存在着卖身契这一物品,签订卖身契的玩家一旦违背卖身契中的内容之时将会被系统直接抹除。

    可就因为这严厉的后果,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甘愿签订下这恐怖的契约,解除的办法唯有持有者自动放弃,或死亡。

    “买好了?”还在飘忽状态中的瑶离若终于在向天承的呼唤中回过神来,不知所云的问了句。

    这次轮到向天承翻白眼了“怎么回事,出去一会儿连神都不见了,我都叫了你3次了。”

    知道寡言的她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自顾自的接着说下去“是的,已经买好了,叫你过来就是来让你挑你要哪间的,要不我都没办法做后续的安排了,快去挑吧,挑好了后我叫流溪把屋子所有卡给你拿来。”

    瑶离若不怎么喜欢和人打交道,但这不代表她不懂得人情世故,8间屋子中她挑了个光线很好但是偏小的房间。流溪的办事能力还真是很效率,在她挑好还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卡片就已经送到了手中。

    大忙人向天承在她去挑选房间完毕时就不见踪影了,只是让送卡过来的流溪转告了晚饭一定要来的嘱咐。

    谢绝了流溪的陪同,瑶离若站在这个属于自己的屋子里有些兴致勃勃,把自己在树林里为了赚取智力点制作的一些家具全弄出来并简单的布置了一下,虽然依旧简陋,但好歹不是空荡荡的了,看了看距离晚饭还有些时间,就准备再去一趟集市看能不能淘到些需要的物品。

    还别说这一趟下来收获还真是不错,只用了很低廉的价格瑶离若就买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不同于武器的昂贵,生活用品的价格便宜的要死,可惜在这个居无定所的世界里根本就没什么市场。

    确实,连命都朝不保夕你还有空去追求生活质量?要不是对于芸姐有些过意不去想尽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让她过得舒服些,自己肯定不会发神经跑来淘这些莫名其妙的玩意。

    最让瑶离若无语的是,这些东西大部分一看就是系统出品,这到底是得有多粗的神经,才能在那种情况下依旧选择了兑换这些东西,难怪死的那么早。

    买够东西的她正准备打道回府去布置一番,忽然看见有个玩家的摊子前面聚集了不少人,好奇的瞟了眼摊位上面的东西,结果再也挪不开眼,摊位上的东西确实都是些高档货,甚至还少见的出现了几把武器,可这些都不是吸引瑶离若的原因。

    在一堆乱七八糟的物品中她看见了一本蓝色封皮的书。

    奥义书是黄色的,技能书是绿色的,只有秘术书才是蓝色的。

    不想太过于引人注意,瑶离若费力的挤了进去,装作在看书旁一把武器的样子打量起书的名字来——

    秘术——风盾术

    好技能,尽管心痒难耐可她还是忍住了当场买下它的欲望。瑶离若知道,这肯定是某个大公会在为了集钱购买房子所进行的抛售,一旦自己买走了,难免会被有心人给盯住的。

    前世吃够了高调的亏,这辈子一定要小心谨慎,绝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舍不得离开秘术书只好学起了周围好奇的人一般默默围观这难得一见的大甩卖。

    一个熟悉的人影挤开众人,对正在售卖的玩家附耳说起了什么,眼尖的瑶离若一眼就认出这人就是王杰西,这书,看来是非得放弃不可了。

    怕被对方认出,低下头,转身正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