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宠妃攻略 > 第56章 顾晚晚之智

第56章 顾晚晚之智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顺仪生育子嗣伤了身子,日后就迁居连阳阁,稍后朕会亲自让人前去照看。至于她身边的人,皇后便看着处理吧。”收敛了情绪,谨宣帝对这李明德招招手道,“三皇子出生受惊,得普安寺主持指点出宫养护,朕心不忍,特封为讳王。”

    离开江都宫,谨宣帝说不出心中滋味,待李明德处理完事情,才召了李御医前来问话。

    早在给金顺仪诊脉之时,李御医就有觉得她脉象和面容神情有所不同,加上当时皇上刚刚断了避子汤药,他便猜测这金顺仪是用了民间失传的育子方强行有孕。但想着若能保住也是好的,却不想孩子是保住了,可生产下来确实死胎。

    到了崇德殿的暖阁,谨宣帝挥退伺候在左右的人,面容冷凝盯着李御医,神色颇厉:“到底是为何?难不成是天要祸我大封皇族?”

    扑通跪在地上,余光瞥见皇上御案之上的双手握拳,神色亦是紧绷带了杀意,赶忙开口:“回皇上,之前臣暗中向皇上禀报过,这金顺仪是用了药物强行有孕,如此甚是伤身,也定会伤及腹中胎儿。至于脚部有畸形,微臣猜想是金顺仪在孕间暗中服用了过多的动物内脏和生物。”

    背脊僵硬,深邃的眼眸中却是不为人知的失落。薄唇轻动,许久才说:“自今日起,你于暗中单独负责给嘉淑嫔的调养,且莫让人插手。”

    一身帝王华服,玉冠束发,本该是天下无可比拟的英气帝王,此刻却满面落寞。外面的青砖瓦片还带了潮意,隐约浸开就如谨宣帝此时内心的惘怅。

    “帝王之尊......”低沉的嗓音慢慢在冷凝的空气中散开,带了倦怠却满含怒意。冷呵一声,抬手想唤了人进来,却不想碰上了腰间玉带之上的香包。垂眸片刻,恍惚间按住胸口,“卿卿啊!”

    这几日后宫并不平稳,自金顺仪生产后皇后一番敲打,就免了众人的请安。只是某日听云岚回禀说张大人带人进了褚云阁,沈夕瑶才突然多了几分肃然。张大人是专管刑事之官员,若非出了大事,他轻易不会查案。

    由听竹扶着自己慢慢挨着宫墙走着,眼眸明灭微闪,粉红的拽地薄披风配上月白色的刺绣裙裾,在这暗红色的宫墙之下倒清新的很。

    突然听到远处静鞭声响起,紧接着是李明德的呵斥声,想来是遇到帝王仪架,有宫人未能来得及躲开。正要转身到假山后避开,就被云溪和听竹拉住,凝神回首,刚要训斥就被见御撵已到跟前。直到听竹和云溪二人拽了她到一旁跪拜,夕瑶才回过神来匆匆福身行礼。她自是明白听竹二人的心思,自己与皇上这般不冷不淡已有许多日子,想来这二人也是颇为着急。

    谨宣帝眯眼看着眼前垂首敛眉的女子,近日里自己并顾不上她,偶尔悄悄去羲和宫遇上的不是她在休息,就是身体有恙不愿相见。心里叹息一声,若不是盛宠怜容姬之事,让自己看出了端倪,只怕自己还不曾想过她心中有诸多不满和不安。更不会想到她并非如表现那般喜爱自己。抬手示意随行的奴才宫女停下,谨宣帝不知呢喃一句什么,又抬头浅笑不语,只下了御撵行至夕瑶身旁。

    “今日怎舍得出来了?”面上暖意渐渐蔓延,举手又替她拢了拢披风,刚要说什么,却见沈夕瑶略带黯然的目光在接触自己的一瞬,迅速移开只呆呆的望着不远处的假山。哽了一下,才带了几分落寞,“就算要避着朕,也少去水边。”

    原是那假山一侧是一片池塘。了然的看了一眼谨宣帝,只是听到他语中的失落,心间难免有些酸涩心疼。咬咬下唇,想了想还是牵了牵他的手,低声叮嘱:“莫要难过,妾在羲和宫让人备下皇上爱用的茶水点心。”

    “便是伤心,也要好好护着自己的身体。”

    简单的两句话,却让一向寡情的谨宣帝心中一暖,似是有什么要涌出心口。微微仰起头,浅笑一声,瞬间便是暖意满心。呵,想他一世帝王,何曾为了别人两句话就如此失态?不过是因为眼前这个于自己说是不同的。

    二人分别,背向而去,却不知谁的心被这暖意所融,又是谁戏中带了些许真情。院中桃花已开,粉白的花瓣也不知为谁而艳。

    缓缓吐纳了几口凉气,在睁眼已是目光清明,心疼的情绪褪去,双瞳只剩如曜石的冷冽情感。听竹很是担忧的上前探看,却被沈夕瑶抓住手臂,恍惚几息竟是直接昏了过去。

    似是被噩梦魇住了,沈夕瑶只觉得全身都被束缚住了,她努力挣脱却也只是迷迷糊糊听到耳边并不清晰的呼唤声。她只觉得过了许久,久到自己都要放弃了,才掀开了眼帘。入眼便是头顶层层纱幔帘帐,空气中是瓜果的甘甜沁香,微微侧身懵懂的看向身边,却见听竹正伏在床边打瞌睡。呆滞片刻,刚想再闭上眼休息会,就见听竹歪了下头猛然醒来看过来。见夕瑶醒了,愣怔一瞬,赶忙上前询问,又唤了外室守夜的云溪等人前来。

    眨眨眼,只着了松垮中衣的夕瑶,由听竹和云溪扶着,又喝了些清水,缓了半响才有了些生气。过了一会儿云风便捧了乌木托盘进来,原是火上给主子留了些细粥。

    深呼吸了一下,勉强用了几口,擦拭干净。索性也不困了,便靠在软枕之上低声跟几人说着闲话。

    “皇上得了消息就来了,一直守着主子到子时才离开。”见主子的神色有所好转,云溪上前帮她拉了拉锦被,接着说,“奴婢瞧着皇上应该是悄悄来的,临走时李公公还说要奴婢们莫要声张。”

    点点头,虽不问谨宣帝的去向,但心中却已有猜测,必定是怜容姬的翠显宫了。

    见主子面色有些难堪,听竹看了眼云溪,起身带了宫女收拾了东西出们。此时云溪才近了沈夕瑶几步,压低声音道:“皇上让奴婢带话给主子,说是他自不会让人侍寝,不过是在寝室休息。翠显宫最多的就是暖阁偏殿。”说完又加了一句,“这些日子主子就顺着后宫里的人走,若遇上大麻烦让人私下寻了小路子,他自有办法。”

    心思流转,却因着身子疲惫无力,只觉得阵阵晕眩,“罢了,这些日子你与听竹多费些心思,切莫探听阮明宫那边的事。”这阮明宫自是包括皇贵妃和怜容姬二人,想来皇上留下那番话也是对怜容姬有别的安排。

    “咱们只要守好羲和宫便是,左右外面的事情都有皇上皇后做主。”

    此时谁都没想到,嫣充仪之事会烧至她身上,也不会想到从不曾对她表现出过敌意的皇后,会想要置她于死地。

    又过两日,久不在后宫露面的皇贵妃竟让人召了沈夕瑶阮明宫一聚,想着如今宫里风声鹤唳的,本是打算推辞,却不料金枝说哥哥沈彦廷于蛮北失踪,不过几日就传出他已投了蛮人。

    阮明宫

    “唉......”红唇轻叹,似是叹息似是无奈,看着散在背面上的头发,叹口气,让人呈了镂空雕花铜镜到跟前。

    “娘娘,还是让奴婢们来吧。”见皇贵妃开始自己动手梳理披散的长发,一旁伺候的人赶忙上前俯身说道。

    动作并没有因着宫女的劝阻缓下来,费力的将散发挽起,又取了一直八尾青鸾镶金的步摇带上,再让身边侍妆的宫女给自己描了眉眼和红唇,这番打扮才显得精神了许多。

    “娘娘,嘉淑嫔到了。”

    将原本扶着小腹的手慢慢移向菱花铜镜之上。她原本便是极有美貌之人,如今却因为孕事面色苍白,就连那双可以掩饰过了锐利双眸都带了些许的空洞。收敛视线,吩咐人将铜镜拿走,伸手附在自己腿上。看了一眼桃香,缓缓点头,让人将嘉淑嫔带进来。

    坐在下首,瞧着软榻之上的皇贵妃半瞌双眼,慵懒的斜靠在榻上,沈夕瑶一时怔住。往日里不是不知她的美艳,只是如今这般近看,却觉得再无人能配得上这一身华服。许是察觉到沈夕瑶的视线,皇贵妃缓缓睁开眼眸,一双凤眼便是明亮至极却隐隐透着洞察人心的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