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将门闺范 > 第三十八章 修复

第三十八章 修复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张氏有“要事”在身,众人便纷纷起身告辞。

    周思敏也随着人群不急不躁的离开了院子,心事重重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天气燥热,游廊两边天井中的假山都似乎被晒得融化了一般,在热辣辣的空气中泛着令人目眩的白光。

    “表小姐!表小姐等等!”

    周思敏抬头,便见从自己所住院子的大门那头飞奔出一个丫头。

    “是二丫啊。”她见这人是张成澜新收的丫鬟,唇角不由就带了笑意:“你慢些跑,别急。”

    她笑吟吟站在原地等着对方走近,柔声问道:“你家小姐派了你来,是要说首阳王世子妃给她下帖子的事吗?”

    赵二丫停在周思敏面前,惊讶的反问道:“表小姐,您好聪明!您怎么知道我家小姐要找您说这事的啊?”

    她瞪大的圆圆眼睛里满是疑惑,神情有些憨。

    周思敏被这憨丫头反问的有些想笑,微微眯了眼睛引逗对方道:“掐指一算便知。”她满足的看着对方越加惊讶的神情,胸中抑郁一扫而光:“你家小姐还说了,到时候要带着我一起去?”

    赵二丫眼神中满是敬畏之色,连连点头:“是啊是啊。表小姐您真是神人,连这也能算到!”

    她跟着周思敏的步子来到院门外面,语调轻快的说道:“我家小姐说世子夫人在请帖里也邀您一起去参加中秋花会呢。她让我来知会您一声,问问您要不要她给一起准备些衣服首饰?”

    周家的状况,张家人都清楚的很。周思文出事后,张氏都朝娘家人开口借银子了,在这当口,周思敏哪里还会有闲钱置办衣物。

    张成澜虽然长相不佳,心思却比一般人还要细致周到。

    周思敏点头:“好,这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你家小姐,让她只管准备自己那一份。我这边,自有父母长辈操心呢。”

    她感激张成澜的怜悯,却并不愿意接受。

    赵二丫听了更加高兴,嘻嘻笑着和周思敏告了退。出来之前,她也听到几个丫鬟在私下里嘀咕了几句,无非是说自家小姐多事,到时一定费力不讨好之类的话。可如今看到周思敏言语温和,面容和缓,并没有那些人想的那般恼羞成怒的样子,她便觉得那些人才是居心叵测之辈,从此都不爱和那些下人一道胡说八道了。

    周思敏看着赵二丫离开后,不由笑了一下转身进了自己的院子。原本的心事重重此刻全都烟消云散,一切不如意与不可能都仿佛迎刃而解了。

    上天到底还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小院内静悄悄的,玉兰和芍药听从了她的吩咐在耳房里睡下了。周思敏低头慢慢走进屋内,然后也不准备歇下,直接开了箱又开始整理起那些碎片来。

    这一大箱子的东西,大致分了书画碑帖几类,另外还有一把十六档的罗汉竹扇。然而那扇面已经被毁的彻底,十六根扇骨也是齐齐被折断,再要恢复原装几乎不可能。

    周思敏遗憾的将这些丢失碎片较多的画卷挑到一边。只将那些容易修补,且天地杆及轴头都完整的画卷找了出来。

    她现在囊中羞涩,一丁点的珍贵材料都不敢浪费。

    不知不觉就找到了天黑。周思敏久蹲再起的时候差点腿软又跌回到地上去,幸亏有一双手及时给她托住,否则她这一下子跌坐在地,手上的木匣子一摔,这半天的劳动成果便又要作废了。

    “小姐您且当心些!”芍药托住周思敏往旁边的圆凳上坐去:“您要是累坏了身子,少爷便是出来了也要责怪您的!”

    她不知道周思敏要如何去救周思文,但是对方这般认真专注的样子很有感染力,让芍药不知不觉就有了无限的希望。

    周思敏闭上眼缓了缓脑中的眩晕之感,歇了一会儿之后才将怀里的匣子放到桌上,然后道:“我倒是宁愿天天听他责怪我,也好过现在人都见不着。”

    她知道周二爷去过周家堡,但是无功而返了。一个人,若是连家族都放弃你了,你再想翻身出头,只怕比登天还难。周思敏这次不止想救出周思文,连带着还想让他重回周家堡,以期能得到家族护佑。

    芍药听了这话,心里一酸,差点就要落下泪来。她甚至有些怨恨起半夏来,觉得对方根本没把少爷的安危放在心上。这事若要知会了郁家,哪里还要小姐在这里操心?

    只可惜半夏不肯,周家人更加不肯。以周二爷的性子,周家人便是死绝了他也不会求到郁府头上去的。

    玉兰这时便走上前提醒她让周思敏吃晚饭。

    芍药自然会意,如今两人都默认了由她在周思敏近身伺候着,玉兰不过是负责外间的杂货罢了。

    “主子,您中午也没吃。晚饭便早些用吧。”她道:“您身子才好,可不能像这样糟蹋。”

    周思敏应了一声,吃完饭又各自休息不提。

    时间匆匆而过,周家二房如今已是知晓周思敏也被世子夫人应邀去府学参加中秋花会的事情了。虽然只是在请帖里被顺便提及,但是张氏还是准备的十分谨慎周全,几次让周思敏前去量衣裁布,商选首饰。

    周思敏每次都乖顺的去了,但是却不发表意见,只说一切事宜全凭张氏做主。

    “到底是我亲手养大的,和那些个养在旁人膝下的就是不一样。”张氏不由感慨道:“思敏啊,你哥哥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来。阿娘这就等着老了享你的福了。”

    她这般感慨不过是有感而发。之前乔姨娘和周思淑两人不睦时,她还以为能分化二人,叫周思淑对她那生母死心。却不料,仅仅才过了几日,那母女二人又好在一处了。这次张成澜答应了带周思淑过去,乔姨娘便拿着自己的私房忙开了,一心想要给周思淑准备一套最亮眼的服饰好得了贵人青眼,对张氏的意见竟半点都不肯听进去。

    周思敏对此也是清楚的很,自然不会让张氏难受:“母亲放心,哥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回来的。而且不管哥哥和思敏将来过得怎样,对您和父亲肯定是要放在第一位孝敬的。”

    这世上聪明人千千万,挤破了头要去得一个美人才女的名头,却不懂只一个孝字就将她们全给比下去了。长辈们给子孙选媳妇,什么容貌才气都是其次,妇德品性才是第一。

    美人和才女,若没个好家世在身,便只有做妾的命。

    所以就算周二爷和张氏对她不慈,她也断不会对这二人不孝。

    更别提张氏对她已算是尽心尽力了。

    张氏满意极了,对周思敏的装扮自然更加上心。

    如此一来,周思敏白日里用在书画修复上的时间便少了许多。晚间光线微弱,又不适合做事,她只好将午睡的时间也挪用了,只要回到院子便一心扑在书桌上。

    这般紧赶慢赶,离中秋还剩下五天时,她便恢复了一张画和一本手记的前几页,挂在墙上只等风干了再用原来的画杆装裱起来。

    而现在,她只要想想如何用这字画将周思文换出来便是。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