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中文网 > 农女本色 > 022.杨桃的心思

022.杨桃的心思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桃很认真地辗转反侧了半个晚上,也没有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难不成她真的要每天跟着路大黑?别说她有工夫还要绣花,抓紧时间进行原始积累,就算是她有许多空闲时间,她也没有以身涉险的欲望。

    不管怎么说,生命第一,杨桃是很尊重自己的生命的。

    让裴逸凡跟着?这是一个馊的不能再馊的主意,想裴逸凡虽然稍显瘦弱,脸色也差了点儿,也不算是一个美男,但还是很有斯文的书生之气的,万一那奇葩改了胃口,那不是又搭进去一个无辜的裴逸凡?

    虽然裴逸凡年龄小了点儿,那妖孽不一定感兴趣,但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

    不仅没有想到办法,杨桃反倒又多想出了一个担心。在山里她只是想到奇葩有可能对路大黑滋生了别样的兴趣,却忽略了奇葩的武功路数,会不会真走的必先自宫的设定?要知道路大娘家可就只有这么一个男孩儿,对于这个时代的人,尤其是乡村的人来说,传宗接代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儿吧!

    杨桃越想越觉得头疼,但却真的没有什么好主意,何况看那路大黑对“风筝哥”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想要阻止根本是不可能的。

    杨桃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凭借她这点儿小聪明,想要挽救一个人的性命是非常无力的,她只能选择挽救一村人的性命。看来她能做的就是三缄其口,静观其变。

    让自己无奈释然的杨桃决定睡觉,她可不想第二天顶着个苍白的小脸儿,外加两个国宝的眼圈,虽然到目前为止,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长成了什么模样。

    可能是因为睡的晚了些,又真的太累,第二天杨桃起晚了,自从她来这个家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起的比裴逸凡晚,当然裴逸凡现在也比从前稍微勤劳了一点点,才会出现这种史无前例的情况。

    杨桃不得不感激裴逸凡,他真的很厚道,并没有做她每天必须做的看他还在睡就将其掐醒的工作,等杨桃起床的时候,裴逸凡已经打扫完院子,并烧了开水,杨桃洗漱完毕,做完早饭,奶奶就从外面回来了。

    一家人吃过了早饭,杨桃照例绣花,裴逸凡则洗过碗后就出去了。杨桃估计裴逸凡去找路大黑了,并断定裴逸凡会无功而返。

    “逸凡哥哥,你没去找大黑哥哥吗?”见裴逸凡走进院子,杨桃明知故问。

    除了一时情急之下,杨桃会暴露有些顽劣的本性,其他的时候,杨桃都还是表现的很乖很有礼貌的。

    “我跟大黑哥逛了一会儿,大黑哥就进山去找风筝哥了。”裴逸凡悄声说。

    听裴逸凡居然也“风筝哥”叫的这么亲热,杨桃再一次感到了严重的威胁。美色当前,无人能挡,有些邪气的美色连她这个也算见过世面的人都会发呆,对这群孩子就更有与众不同的杀伤力。

    看来,只有她一个人在保持残存的理智了。

    但杨桃还是决定先观察两天再说,没准儿路大黑一身正气,受不了那朵奇葩邪门歪道的勾引或武功,自己就不学了。那妖孽不会连路大黑自由选择的机会都不给吧?

    而且今天晚上王氏就要收绣活,她要把这最后一点认真绣完,下午还要去洗衣裳,并继续给二丫头她们讲故事,没有时间去给路大黑和风筝当烧火的丫头。

    她只能在心里对路大黑表示十二分的牵挂,任何人都可以证明她不是怕死这么胆怯,也不是顾全大局这么伟大,而是真心很忙。

    路大娘来拿绣活的时候,杨桃刚刚绣完最后一针,尽管她也算有点儿刺绣的业余功底,但依然忐忑。

    “大娘,你看,俺绣的这个,能行不?”杨桃不着急的时候就会在村里人面前注意自己的用词,一着急就会忘记,“我”“我”起来。

    “行,行,绣的挺好。”路大娘果然挨着看了一遍,立刻眉开眼笑。“桃子的手巧着呢!”

    “大娘,这三文钱,能买多少东西啊?多少文才够一两银子?”杨桃决定问一下古代的换算,认真思考一下,她这发家致富的梦,如果只是接点儿绣品的话,会不会希望渺茫。

    “一两银子?那要一贯钱,是一千文呢!”路大娘说。

    “啊?这么少?”杨桃忍不住冲口而出。那她什么时候才能有钱啊?她要钱还有很多用处呢!

    “傻孩子,咱们给人家绣庄绣铺的绣点儿活,手里有两个钱也是留着急用,咱们离镇上远,也没有个花钱的去处。家里的那些日常用的,也都是老夏家从镇上给带回来卖给咱们,谁还真有工夫,去镇上一呆一两天的,就是有工夫,也舍不得那个钱。”路大娘说着,人已经向门外走去。

    送走了路大娘,杨桃用手托着腮,又陷入了沉思。

    看来如果只是绣花的话,这原始积累未免太慢了点儿,她要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自己各方面的伟大梦想?这个时代估计没有银行,也没有贷款一说,就算有什么钱庄的,也不会借钱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孩子吧?

    杨桃正在胡思乱想,路大黑从外面走了进来,路大黑手里还牵着小玉,大丫头抱着小三儿,二丫头、水香她们也都跟在后面。

    杨桃想今天是那个王氏收绣活的日子,路大娘柳婶她们要在家里等人,就让小孩子们自己来了。别人现在都不重要,看来这路大黑的第一天,是安全回来了。

    杨桃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路大黑,脸上既没有被欺负了之后的愤然之情,也没有可疑的暧昧之色,想来那奇葩还是懂得一些轻重缓急的,没准儿真看上了路大黑,先培养感情再说。

    对了!杨桃的脑中灵光一闪。奇葩奇葩!看他那衣服料子那么轻盈飘逸的,还能闲着没事儿收免费的徒弟,又打听青楼之类的,一定是个有钱人。话说他想打路大黑的主意,还用全村人的性命相要挟,难道路大黑就让他白占了便宜去?

    杨桃的脸上笑开了花,眼睛直勾勾盯着路大黑,反正这小子已经不听好人言地误入歧途了,她不如将他卖个好价钱,或者是当成贷款抵押。

    那个那个,她肿么有倒卖人口的嫌疑呢!